缤纷周日早读209简·奥斯汀之幸福哲学

摘要:那将是一种真正的解放。不仅将摆脱乏味的生活、进入到激情四射,或是摆脱她父亲家的种种压力而走向成人的独立,而且将摆脱她那种看得见的前景(与用他们的势利和自私消耗自己...

  

缤纷周日早读209简·奥斯汀之幸福哲学

  那将是一种真正的解放。不仅将摆脱乏味的生活、进入到激情四射,或是摆脱她父亲家的种种压力而走向成人的独立,而且将摆脱她那种看得见的前景(与用他们的势利和自私消耗自己的人生并很少承认她的存在的人度过余生),进入到真正的爱情,在生活中做一个温暖而慷慨朋友圈中受人尊敬的一员。安妮的痛苦,像范妮的痛苦一样,是真实的,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如果历经苦痛,愿涅槃重生,五色悦读者早,周日缤纷日快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简·奥斯汀的女主人公感觉到了从令人头晕眼花的狂喜到令人不寒而栗痛苦的所有情绪。她不认为情绪的过山车是爱情的主要问题,但也不意味着她不理解爱情让我们通过套环的能力。 当安妮第一次碰到他时,弗雷德里克·温特沃思将她在家中所失去的一切带进了她的生活之中。安妮的母亲已经去世,而她的父亲和姐姐是冷酷无情的人,对安妮没有一丝感情和尊重。他们的势利和自私,使其不可能明白这样一个截然不同的人身上具有的所有价值。 直到埃德蒙碰到玛丽·克劳福德(Mary Crawford),他才开始想到爱情和婚姻。玛丽是“灿烂的”、“时尚的”、“无畏的”,说起话来令人兴奋。范妮身上没有的玛丽身上全有——而埃德蒙身上没有的她身上也全有。范妮有埃德蒙沉着的脾气,有他宁静而深沉的对自然美的欣赏,有他宁折不曲的原则。 温特沃思充满了活力和热情,性格坦率而大度,行事果断,具有将自己所有的雄心化为现实的优秀品格。但她的父亲对一位拮据的海军年轻军官愿意与一位准男爵的女儿牵手感到吃惊。安妮唯一的真正朋友拉塞尔(Russell)小姐也反对这桩婚姻。她坚信,与一位没有任何稳定前景的男人长期约会,对她的年轻朋友来说不是个好主意。 2.不要操纵男人。她不同于那些十分殷勤地取悦他的女人,她不玩欲擒故纵,她本身就是高不可攀的。 【作者简介】:作者揭示了简奥斯汀小说的女主人公,如伊丽莎白贝内特,埃莉诺达什伍德和安妮埃利奥特等人如何来帮助我们避免触碰关于两性关系的雷区。并通过展示一些反面的教材,诸如玛丽亚伯特伦和夏洛特卢卡斯等人物,现代女性可以发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之路。 1.在简奥斯汀看来,恋爱是一件幸福的事,假如它使你不幸,那么有些事肯定已大错特错。 简·奥斯汀长于描绘爱情痛苦时刻的现实主义图画。她忠于生活的叙述极不同于勃朗特姐妹的暴风骤雨般的戏剧。但就她们的整个“狂飙突进运动”而言,勃朗特姐妹从来不像简·奥斯汀那样接近对大多数人来说真有可能在恋爱中不快活的东西(我们不是在狂风呼啸的荒野中被抚养起来的吉普赛人,或是被将疯狂的妻子锁在阁楼上的男人所追求的家庭女教师)。 但安妮的心碎,不只是涉及她幸福爱情的机会是如何随青春已逐渐流逝。她在现在的温特沃思身上所看到的一切和她所得知他为自己的生活所做的一切使她愈发肝肠欲断。她不仅像从前一样仍然爱着他,而且现在她如此更好地理解了假如与他结婚对自己会意味着什么。 #缤纷周日#早读209《简·奥斯汀之幸福哲学》2019年7月28日 农历六月二十六 由于拉塞尔小姐是安妮必须相信和仰慕的人,她让自己相信取消与温特沃思的婚约是值得去做的正确之事。而这一决定毁了安妮的人生。她取消婚约只是出于责任感,违背了自己内心的最真挚愿望——而且只是因为她相信了自己的愿望会拖累温特沃思的前程,结束这种愿望是“为了他好”。但温特沃思不明白这种方式,他在痛苦中与安妮分了手。 范妮的痛苦是一种分明没有浪漫色彩的痛苦,它与勃朗特姐妹所编造的戏剧相比可能是老生常谈。但是,女人一直在遭受的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心碎——我毫不怀疑,在这一刻便有成千上万。在成千上万的高中教室里,大学宿舍里,办公室里——即使人们不会用完全同步的晴天霹雳和正在风化的美妙雕塑来抬高、美化这种痛苦。 3.除了看重一颗温暖的心,简奥斯汀也推崇一个冷静的头脑。她鄙视他并爱上了另一个人,而他明明白白地意识到这怎么回事。由愚蠢而来的侮辱,因自私的激情而来的绝望,很少能激起同情。 【内容简介】:伊丽莎白·坎特(Elizabeth Kantor),莱格尼里出版社(Regnery Publishing)编辑,作家。北卡罗来纳大学英语语言学博士,非洲旅游去哪里好 非洲著名旅游城市介绍哲学硕士。多家畅销杂志特约约稿人。 简·奥斯汀为我们提供了其恋爱不幸福过于贴近真实生活的女性。这里有《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的范妮·普赖斯(Fanny Price)。她无望地爱着一个她浪漫地不为其所知地爱着的男人。她是埃德蒙(Edmund)羞怯的小表妹,在品位、兴趣和信仰上与他保持一致。对范妮来说,成长即意味着认识到自己总是爱着埃德蒙。但对埃德埃来说,范妮只是背景的一部分:无可否认,是他衷爱的朋友和红颜知己,但对他而言不是一个女人。 同范妮·普赖斯的处境相比,安妮·埃利奥特的处境依旧是现实主义的,并且依旧是痛苦的。尽管范妮第一次恋爱时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而安妮是一位成熟的女人。安妮差不多已经过了一个女人可以(好了,那时是可能)理性地希望寻找爱情幸福的年纪。长期以来,她逐渐认识到她在19岁所做的一个致命决定使她失去了自己所爱的男人,并且破坏了自己的幸福(极有可能是永远地)。 埃德蒙与玛丽·克劳福德之间的事情一直进行得不顺利,甚至打一开始便不顺利。他不断地获知如何将他认真对待的事情看成小事一桩,她永远被他墨守成规的态度弄得困窘不安。但直至埃德蒙被迫看到玛丽如何根本不在乎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他才想到范妮是他可以爱的一个女人。 假如范妮是21世纪的青少年,她将会在《曼斯菲尔德庄园》的前四十六章中一路伴着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哼唱着:“你为什么不明白/你和我有关?” 当埃德蒙送她一条金项链戴着去参加她的第一次舞会时,范妮欣喜若狂。在他这一方面只不过是一种表兄妹之间的姿态,而她也尽力隐藏起自己的极大欣喜,但他还是发现她的情绪有点儿过火。这就是得不到回报的爱情折磨人的本质。对一个如我们一样感觉的男人来说应当欢迎、令人高兴、充满魅力的情感,对一个不像我们一样感觉的男人来说最多是令人困窘的。

颈棱蛇

亚马逊巨蝮

链蛇

澳洲幽灵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颈棱蛇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